牛犊创投的“硅谷加速度”:技术驱动投资 深投

  11月中旬,李可延专门飞了趟美国拉斯维加斯和中国深圳,这趟出差的目的是帮助他们投资的一家做户外移动广告公司对接LED屏生产商。这趟出差花费近8000美元,不过事后证明,这次不远万里的行程物有所值。通过与这些生产商的合作,这家公司的供应链成本在当月即降低了近30%。

  李可延是牛犊创投(NewdoVenture)的管理合伙人,在他们看来,这种看上去“费力”的投后管理是牛犊创投的特色。大多数被投公司都对这个基金“深投后”的做法印象深刻,也受益良多。

  2015年,牛犊创投由远和李可延等六位年轻的连续创业者共同于硅谷创立,专注于种子轮和轮投资。在老牌资本林立的硅谷,这家基金乍看并不起眼,却有一套技术驱动投资的独特逻辑,两年内成绩斐然,投资半年以上的公司有75%融到下一轮,其中六家已成长到过亿美金估值,投资组合中不乏ObEN、Pinn、OhMyGreen、Wayrer、Ozzy这样的明星创业项目。

  投资界硅谷专访了远和李可延,和他们聊了聊牛犊创投的“速度与加速度”,和年轻一代投资人的硅谷故事。

  硅谷是个尊重历史的地方,仙童八叛逆和初代风险投资的故事在数十年后仍旧为人津津乐道,“Paypal党”几乎和“成功创业者”划上了等号。对于硅谷投资人来说,每一个被投公司都是他们的活名片。在这样一片土地上,建立起一个品牌需要耐心、时间和实打实的付出。

  远和李可延的牛犊创投同样认可这个逻辑,尊重历史、在硅谷建立起自己的信任度这一条,他们靠“深投后”来走。

  就像文初飞往深圳的事例一样,在涉足风险投资的数年中,他们是被投公司和中国市场极佳的桥梁——比如在跨境供应链这个方向,他们不遗余力地帮助被投公司在生产、物流、上下游等多方面获取最好的资源。“户外广告平台Ozzy,移动摄像机Boud,智能牙刷Grush,食品创业项目SweetALittle……”李可延对投资界记者随口数出了几个他们曾经帮助过的公司,他本人成功创立并退出一家物流科技公司的经验也让他更加得心应手。

  远、李可延邀请“腾讯五虎”东、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歌手陶喆等参观被投公司Nomiku

  甚至还有“投前服务”,比如最早他们接触到支付安全公司Pinn。这家公司利用多重身份验证技术为用户提供手机直接支付功能,创始人是一位20岁出头的技术天才。牛犊最早与其接触时公司创始人才19岁,公司还在做企业测试单,成熟产品还没有出来。远主动为公司介绍了美国银行负责支付方面的副总裁,银行移动支付的负责人等潜在客户,帮助公司开拓了许多商业合作的渠道。

  出于对牛犊创投的认可,Pinn创始人让其以上一轮500万美金的估值投资。目前该公司估值已经达到六千万美金,估值增长了六倍,而牛犊创投在该项目的账面回报超过十倍。

  “我们帮助创业者对接的各方面资源,不只来自管理合伙人,更多来们近六十位活跃的有限合伙人,和四十位非常资深的企业家顾问,甚至还有我们投资的四十余个公司。”相比构建生态系这个词,远更喜欢把自己比喻成“串起珍珠项链的绳子”,并不是最闪耀的,但是坚固、耐磨,最终能通过连点成线、成面,让这些“珍珠”价值倍增。

  深投后的品牌效应下,牛犊创投的成长速度极快,也已经在硅谷形成了自己的影响力。当碰到明星项目时,一些华人基金和中小规模基金很难投进去。牛犊在2017年投资大部分项目时,却能与FoundationCapital,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SV Angel、Bessemer VenturePartners这类硅谷头部基金在同一轮进入。

  投资之在深投后耕耘下越走越顺,当牛犊帮助过的被投企业创始人听说牛犊准备启动二期基金后,还主动介绍了著名家族基金的朋友,后者最终成为牛犊LP。“投资一开始是商业、合作、资源对接,但是走到后来,你会发现对创业者实实在在的帮助、互相建立的信任以及亲人一般的关系是最珍贵的。”远感慨道。

  每个投资人都会反复强调投后服务,“投前服务”鲜少有人能做到但也并非仅此一家,牛犊创投能够持续在硅谷挖掘到优质项目的一个重点原因,还是他们作为年轻一代以及连续创业者对于技术的敏锐嗅觉,以及快速学习和应用的能力。

  “尊重历史的同时,引入技术的助力,‘两条腿一起走’,才是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硅谷的突围之道。”远对投资界说道。

  这种技术嗅觉,让他们能够在接触到AI、云计算等深度科技领域时,快速学习行业相关知识、判断项目质量;更让他们能将技术应用到投资的每一个步骤中,确保更大概率的成功。

  一方面,他们铺设好了在各大高校、大公司的项目源网络,与伯克利、斯坦福等高校以及包括YCombinator、Amplify等美国合投基金和孵化器伙伴资源梳理出来,并将其系统化,录入牛犊自己搭建的数据库。另一方面,他们通过技术手段追踪着成百上千个优秀的连续创业者或大公司高管的LinkedIn等社交网络状态变化。当这些创业人才开始创业时,他们就能第一时间关注并且联系到这些创业者。

  “现在硅谷的投资现状是,很多口碑好的创业老兵一旦创立新的公司,几乎一出来就融满了,所以这个时间窗口非常重要。”远解释道,而他们往往能成功投进Parabol、Yotascale等快速增长的公司,靠的就是智能的系统化项目源网络。后者是一家云计算管理平台,创始人团队非常华丽,CEOAsim Razzaq曾是eBay、Paypal高管,CTO AbbasYousafzai曾担任Gemolto首席架构师、是硅谷连续创业者。

  除此之外,牛犊还建立了多种资源库,供团队及被投公司使用:技术专家库,用于背景调查时协助他们快速了解行业和技术;投资人人脉库,不同的投资人以不同标签分类,帮助被投企业迅速找到后续融资时的对口投资人;招聘人脉库,能够帮助解决大部分创业公司融资后最大的痛点——招聘;企业家人脉库,帮助被投企业对接上下游、企业客户、收购方等高层次人脉。

  这些数据与技术的运用,让牛犊创投成为了一个早期基金里少有的系统化基金,企业内部软件及数据库的设置都很完善。而线上的资源也在通过他们主办的线下活动保持持续的活力。牛犊举办的各种主题酒会已经在硅谷形成了独特品牌,为他们六十余位合伙人,四十余位顾问,四十余家被投公司和超过200家合投机构提供了共享人脉资源的平台。

  硅谷成就了太多三十岁以下的亿万富翁,以至于没有人会根据年龄来猜测一个人的成就,更不会认为“90后”做投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年轻人在这里不但容易找到信任,共鸣和支持,也更能适应这里信息爆炸的节奏。

  “现在硅谷新兴的领域这么多,难免碰到不太了解的行业和技术。有时候在很短时间内要判断未曾涉猎的项目,得熬一个通宵,把整个细分行业研究明白。”硅谷每天变化极快,对投资人的学习能力和知识结构有很大的挑战。牛犊创投的两位年轻创始人一开始靠自己的创业经验以及学霸出身的学习速度,研究行业内论文、商业模式以及最新动态,后来牛犊在各个领域的顾问库逐渐完善,他们也能更多地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更快地理解项目的核心竞争力与市场地位。

  “长时间的快速学习让我们都有了很多专业知识的储备,这些经验和知识沉淀下来也能帮助整个团队,最终我们对硅谷的科技生态以及未来趋势有更加明晰的认识。”

  远不无骄傲地提到,这是不少项目最终选择他们作为投资方的重要原因。“对硅谷的这些创业者来说,很多时候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懂这个行业,能跟他们聊出共鸣,提出有价值的见解,也就因此能在他们最需要的地方提供最合适的帮助。”

  “技术的领先和资本的聚集代表着硅谷的高度,世界级的人才和对创新的向往成就了硅谷的速度,而年轻人超强的学习能力和成长动力点燃了硅谷的加速度,也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硅谷财富。”远对投资界说道。